喵皇传 第二百一十七章 入残山 (1/3)

虽然每个驻扎地里都有说有笑,在交谈,但这里的氛围却是逐日沉重,空气变得阴沉沉的,像是风雨欲来,地崩山摧的预兆。

妖族阵营兽吼不断,妖气冲天,灰绿的妖云有难言的压迫感,它们眼里有血光,狰狞而可怕,富有侵略性的遥望。

寻灵值它们可是好手,乃是一个本能,未开灵智前,它们一般会守候着天财地宝,灵气充裕之物,待其成熟就会吞没,以修行开智。

但大多都有这个经历,一年如一日的守护,本来好好的,眼看着快要成熟了,日常打个盹,或是出去觅个食啥的,然后回来发现到嘴的鸭子说了拜拜,被那群苟日的没毛猴子给抢了!

长的丑就算了,还特嗷的行为也很丑陋,很恶劣!败坏风气!

特妖精八怪的,一想起这个,它们就一肚子的火气,满脑的怨气,今日是报仇的好时机,新仇加旧恨,它们斗志满满,热血沸腾。

我们的苦谁会知道,我们的遭遇谁能理解,只有我们自己!所以,我们要抗争,要反抗,要发泄,要让那些强盗也体会珍贵之物被抢的悲苦!

便是兽吼如雷,一声盖过一声。

那些宗门子弟,被各宗长老细细交代,有人不以为然,是宗门的权贵后代,抱着游玩的心态,有人神情肃穆,调整着状态,虽是历练,但亦有死亡的案例,有造化便有危险,自带的禁势,潜藏的杀机。

有光便有黑暗,宗门势力中,良萎不齐乃是浊态,却又是正常的。

聚集着目光的那些天骄,他们很是自然,或立或坐或巧笑嫣然,吸纳着灵气,身放莹莹且柔和的光亮,更显得自身气度或飘逸或稳固或雄远或美好,让人想忽视都难。

他们自有分寸,应该说,都很自信,双眼微阖间,似乎望着锦绣山河,偶而扫过他方,一眼便看着自己的对手,内心期待亦是警觉,将要争峰分胜负。

他们,乃是这风水之赤地,即将远走,迈向更高层次的天骄,会在这个大时代走向远方,谱写自己的激流勇进,壮丽篇章,鸿篇巨制,要不负此一生,这一世。

“哎!你看到了什么,跟我说说呗?”大后方,那些买到消息的修士,面露诡异的满足,那挑逗得意的眼神无疑不在撩发其他人的心,实在是忍受不了。

“想知道,自己买去!”金爷也是眼往天看,开口便是拒绝,扛着大刀,那模样要多嘚瑟有多嘚瑟,转头便和瘦弱的修士评谈:“哇,没想到这么精彩,值,买的真值!”

“是极,是极。”瘦弱修士点头回应。

其他人心里被撩拨着,看着这群一副“我有秘密,想知道吧!你问吧,问我也不告诉你”的面容,他们感觉被隔绝了,极度想加入进去,但那五块下品灵石的价格,是他们的不敢越过的坎。

“嗯……确实是难以相信,这个时代远比我们要相信的辉煌!”有修士还在回味,从庞白那得到了各种消息,不单单只是他们赤地,周围相近的风水之地都有强横天骄,毫不逊色于宗岳,景修之辈,太辉煌了!看的眼晕。

不止人和妖,还有其他的族群,都很璀璨,果然不愧是盛世,短短半载,天地突变,天才若雨后春笋般冒出,不乏惊世的。

“庞兄,你这么多的信息,究竟从何而来?”

“嘿嘿嘿……独家机密,不可外传。”

有些人本来就很好奇,被这么赤裸裸的诱拨,门槛逐渐摇摇欲坠,堤坝都快

要决堤了!

“这是新世界的大门,一些我们或许至死都难以触及,竟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